您當前的位置 :天津濱海網>到香港物流 > 頭條 > 正文
民航人多項舉措加速行業復甦,讓摁下“暫停鍵”的飛機重返藍天需要幾步
2021-03-18 09:07:29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

隨着國內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民航業加速復甦,一架架飛機的發動機保護罩被摘下,並陸續重返藍天。

在國內疫情防控形勢日趨向好的情況下,民航人一邊細心照顧閒置飛機,以確保每一次航行安全,一邊通過多項舉措加速推動民航業復甦的腳步,努力讓閒置的飛機重新“忙”起來。

對於全球民航業來説,近兩年的日子並不好過。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對全球客機機隊產生了多米諾骨牌式的影響,由於全球航空旅行需求的急劇下降和各國入境限制政策的陸續頒佈,各大航空公司幹線客機使用率急速下降。

在這種情況下,全球航空公司不得不大量取消航班以控制運營成本。知名數據公司Cirium統計的數據顯示,去年1月,全球約有2.02萬架空客和波音幹線客機正常服役,而在去年4月疫情防控形勢最嚴峻的時候,全球僅有7400萬架幹線客機正在運行,下滑率一度接近60%。

更重要的是,由於大量航班取消或者改期,全球各大航司不得不將部分客機閒置停放。曾經的“空中客車”,如今變成了趴在地面上的“吞金機器”。

“民航業作為一個重資產、高負債、高成本、低利潤的行業,有着巨大的運行成本。飛機作為航空公司最為核心的資產,大部分都是通過貸款或者租借獲得。”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薛旭分析説,“對航空公司來説,飛機哪怕停着不飛,都會有超過億元的巨大支出。”

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保證閒置飛機處於健康的運行狀態,並想辦法讓閒置的飛機“忙”起來,成為全球各大航司思考的重要課題。在國內疫情防控形勢日趨向好的情況下,民航人一邊細心照顧閒置飛機,以確保每一次航行安全,一邊通過多項舉措加速推動民航業復甦的腳步,努力讓閒置的飛機重新“忙”起來。

大飛機也有“養生寶典”

在去年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中國國內的各大航司紛紛調減了航班量。不過與全球“大量飛機的停放難題凸顯,越來越多的機場變成‘停機場’”的情況不同,國內的各大航空公司抓住了這段“休息期”,利用部分飛機停飛的空檔,對停場飛機進行封存、檢修或改裝工作,

中國東方航空公司(以下簡稱“東航”)技術公司團隊的一項重點任務,就是根據不同類型飛機不同的封存要求,在對飛機進行必要的維護與保養之後,為機身發動機穿戴上防風防雨的保護罩。

“飛機的封存可不是一件小事。”作為一名長期在維修一線、與多種機型打過交道的“飛機醫生”,東航技術飛機維修部總經理苟俊哲告訴記者,不同類型的飛機有不同的封存要求,只有在封存期高質量地“照顧”飛機,才能保障飛機在後續復飛中有良好的運行狀態。

“飛機封存可以分為短期停放、短期封存和長期封存三類。飛機停放的時間越長需要執行的工作越多,主要是為了避免停放期間造成飛機腐蝕、各類電池性能衰減等情況,封存期間還需定期對飛機進行檢查和保養。”苟俊哲介紹説。

為了更有針對性地保養不同封存期限的飛機,苟俊哲和東航的飛機維護人員制定了專門的“封存工卡”,以便進行包括7天檢查、15天檢查、30天檢查和30天以上在內的定期養護。

他舉例説,針對長時間停場的飛機,東航的飛機維護人員還要每天繞機檢查機身是否有外來物(比如鳥窩),確認安全銷、保護罩、堵頭以及紅色飄帶有無破損,飛機輪擋和反光錐是否按要求擺放,飛機是否發生移動,同時確認發動機保護罩是否在位、發動機進氣道無水汽積聚、飛機是否有漏油現象。

“今年夏季颱風多、暴雨多,停場飛機數量也較多,我們提前預判,採取了充分的保障措施,包括將部分飛機進行加油增重,還有部分飛機拖至有合適機位進行繫留。”苟俊哲補充説。

事實上,在檢查和養護封存飛機的同時,東航機務維修人員還在與時間“賽跑”,面對“如何在疫情發生時保障航班安全運行、確保廣大乘客出行順暢”這一重點問題時,東航機務維修人員決定進行航空器整艙消毒、更換航空器所有濾芯等一系列維護工作。

據瞭解,自2020年4月起,東航技術浦東維修基地持續進行着更換全機客艙空氣氣濾與飛機駕駛艙的航後消毒工作,在每個航班的航後維護工作中,機務人員都會用專用的消毒裝備,消殺擦拭駕駛艙除儀表盤等精密設備外經常接觸的部位,全年累計完成超過500架次的飛機客艙氣濾更換工作,保證再循環系統空氣的新鮮度和清潔度,確保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安全健康。

“更換航空器所有濾芯就是更換再循環風扇氣濾,聽起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 東航空客航線維修部三車間副主任陳奇捷直言,“在飛機狹小的貨艙裏更換氣濾,操作十分不便,不僅要讓氣濾上的雜質儘可能少地遺留在空氣中,更要注意每一個細節,做好自身防護。”

陳奇捷回憶,由於有些機型的氣濾入口正好被機組休息室擋住,每次更換都要先把休息室拆開移走,再進行氣濾更換工作,完成氣濾更換後再把休息室復位。

“狹小的貨艙內平時這樣的操作就很困難,更不要説穿好防護服,戴着護目鏡、口罩和手套去工作了,難度翻了幾倍。更換完一套空客330的氣濾,就要花整整兩個小時。”陳奇捷説。

儘管這項工作既有較高的危險性,又非常考驗維修人員的體力和技術,但是在陳奇捷和同事們的努力下,東航全年累計完成超過500架次的飛機客艙氣濾更換工作。

“在大家的精心養護下,平均只需要2-3分鐘,客艙內的所有空氣就會被完全更新一次,艙內空氣質量幾乎超過了手術室。”陳奇捷自豪地説。

“把飛機一架架地送回天空”

2021年年初春,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機坪上,一架編號為B-303E的飛機發動機的橙色保護罩被東航技術浦東維修基地的馬文君和小夥伴們小心翼翼地摘下。

隨後,在這羣工程師屏氣凝神的注視之下,飛機電瓶被重新接通,機翼各舵面的操作測試依次完成,機身空速管和靜壓面板檢查正常。隨後,各登機門、勤務門的機械部件完成潤滑及封嚴檢測,飛機進行外表清洗並在獲得機場的許可後拖到指定位置進行試車……一套流程工作下來,近10個小時已過去。

至此,東航受疫情影響停場浦東的最後一架飛機完成解封,正式投入到航班的運行保障。

得益於疫情防控形勢的好轉,今年元宵節當日,國內航空客運市場迎來客流的小高峯。截至目前,東航日均客運航班量已恢復至2400班左右。隨着國內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一架又一架飛機的發動機保護罩被民航人摘下,並陸續重返藍天。

中國民航業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恢復元氣,重新充滿活力,除了與國內良好的防疫情況有關外,與民航人多項刺激性的自救舉措密不可分。在這其中,除了人們熟知的“隨心飛”系列套餐活動和促銷機票外,“客改貨”模式也成為拉動民航業復甦的新招。

“客改貨”是把飛機的客艙改裝後載運貨物。2020年,針對疫情防控期間國內及國際航空運輸市場發生顯著變化,客運需求短期內急劇減少,而貨運需求卻爆發式增長,民航局下發“客改貨”通告,指導民航企業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利用客機運力執飛貨運航班,大量閒置客機運力得到有效利用,及時滿足了國際航空物流需求。

“‘客改貨’飛機聽起來就是簡單地把客艙座椅拆掉裝貨,但實際上它涉及的改裝技術十分複雜。”在東航結構修理車間項目負責人周翼告訴記者,“由於客艙座位還涉及到相應的娛樂系統設備與相關電子部件,我們必須首先拆下連接座椅和飛機地板娛樂系統的導線束,並對機上保留線束進行了包紮整理。”

周翼介紹,待座椅拆卸任務完成後,機務人員還必須對剩下的座椅、地板的導線軌道、分艙隔板和客艙側壁版進行緩衝防震的相關防護工作。並且當改裝後的“貨機”出廠前,機務人員還需對飛機重新稱重,以確定飛機重心,確保裝貨配載平衡。

“很多人説‘客改貨’飛機有點像‘變魔術’。其實不光是空間翻倍,安全係數更要上台階。我們後續所做的緩衝防震防護工作,相當於為客艙穿上了一層‘防護衣’。”周翼説。

在各大航司積極探索“客改機”領域的同時,全國各地的機場也加入了“客改機”的隊伍。

據瞭解,今年2月以來,杭州機場客改貨及國際、國內全貨機航線密集開通,一週內開通三班全貨機航線更是創下了歷史之最。數據顯示,杭州機場(除順豐HUB外)全貨機貨運航線達19條,其中國際全貨機航線17條(18個航點)。

“民航業仍處於恢復增長期,總體來看,‘穩’的態勢沒有變,‘進’的基礎趨於牢固,但‘變’的因素也仍然存在。”在中國民航局3月新聞發佈會上,中國民航局發展計劃司副司長張清介紹稱,民航局將繼續統籌優化資源配置,促進出台的各項支持政策和措施落實落地,積極推進行業穩健恢復。

按照計劃,中國民航業將力爭全年運輸總規模恢復至疫情前80%以上,旅客運輸量恢復至疫情前90%左右,貨郵運輸量與疫情前基本持平,努力實現航空企業減虧增盈。

值得一提的是,“三四線城市的支線航空”成為中國民航業今後發力的重點。

“支線航空是民航航空運輸服務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民航局運輸司司長於彪表示,“‘十三五’期間,支線航空取得了較好發展。‘十四五’民航局將進一步重視支線航空發展,通過構建‘干支通,全網聯’的航空運輸網絡,拓展網絡覆蓋,滿足中小機場所在地區人民羣眾航空出行需求,服務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我的新年願望就是,一架接一架地把那些因疫情停飛的飛機,安全地送回天空。”這是國內某航司維修員在朋友圈寫下的一段話。在多項利好政策的鼓舞和全體民航人的共同努力下,這個簡單而又分量很重的願望會早日實現。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天津濱海網"或電頭為"天津濱海網"的稿件,均為天津濱海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天津濱海網",並保留"天津濱海網"的電頭。